Friday, June 16, 2006

二樓五仔記事簿/法02

下飛機的時候天氣有點涼,好像香港的秋天,感覺很好。接待我的是長居法國的澳門藝術家Alice Kwok,她在法國已經生活了八年,不想回去,現在和法籍男朋友Yves居住在巴黎的一間小屋。這裡同樣是他們的藝術組織interference collective的總部,這個組織由她同班的五個同學組成,剛畢業有點才華,又想出來闖一闖,有點像二樓五仔的情況,其中有個叫Martin的德籍藝術家的作品跟我的有相似的趣味(http://www.metakanal.com),他們去年在中國五個月,最後在澳門做了一個展覽,回來法國又要艱苦的尋找自己的路向。在每一處的年青藝術家幾乎也一樣吧,沒有定位、不被肯定、討厭制度、放任、不受拘束…在香港當藝術家沒有特別的好,似乎也不是特別的差。



Alice的家座落在北非和阿拉伯人區,比較亂,但租金比較便宜,所以那裡有很多青年藝術家聚居,像他們這樣的藝術家可以從政府申請一半的租金減免,這算是政府對藝術的一點反持。她的廳貼著一張中國的地圖,喝的是中國的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