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September 19, 2005

二樓五仔記事簿∕夏30b

較了零晨2:30的鬧鐘,上到華聯的天台雲仍然未散,沒有月亮,只有一股很濃的燒鵝味。站在另一個樓梯口有一個看更(是最後生,說話不抬頭那個),我走過去問他:「今晚會有月亮嗎?」他說「不會啦!很多晚都不見了。」我美麗地幻想他是個「看」月亮的人。大家沒有別的話題,呆了一會,望望天,我就下去了。

第二天,買了兩隻碗用來盛月亮:日本的瓷碗雅潔,中國的瓷碗有山水圖案,我想像月亮可以在碗中山水遊走。

晚上七時,收到H的電話:「喂!月亮出來啦。」我再上天台,皎潔的月亮掛在眼前,興奮得不得了。我下到二樓我告訴馬仔,他說不如拿月餅上去賞月(他通常都是說說就算)。備齊了用具,我上天台飼養月亮,看著月亮由第一城的遠山一直昇到半空,那時已十時多了。

飼養月亮是兩年前一個晚上想的事。(在報紙寫錯了三年)

***
一個星期和L相遇兩次,一次中大,一次明報,實非偶然。今期明報很好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