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October 31, 2005

二樓五仔記事簿∕秋09b (續星期日明報作品)

【明報專訊】看著白雙全的「人傳人的呼吸練習」,你感覺到什麼﹖

關於人傳人,有幾件事。第一,有另一個遊戲,很多人都應該玩過,排在隊首的把一句話交頭接耳傳到後面,後面的再往後傳,如是者,傳到最尾後,由最末的把「傳說」多遍的大聲說出,結果,往往是一個大笑話。說到這裏,我想起今天鬧得正兇的「特敏福」熱潮。

第二,我想起白雙全到公共交通工具的座椅量度別人身體殘留的餘溫的舊作品,同時想像自己坐在看不見但感受到的溫熱的金屬長椅上──陌生的親蜜,讓人渾身不自在。

第三,近月,兩年前鬧沙士的時候,甚至發生於更早,當雞禽流演變成人流感那年,「人傳人」三個字描述的是某病毒的在人類之間引起疾病的傳播能力,恐慌度要視乎個別病毒的毒性而定。目下,2005年10月30日第147期《星期日生活》出版這天,「人傳人」三個字跟H5N1,疑幻疑真,屬警戒級別。
這一刻,白雙全搞的「人傳人」練習,驗證了人與人之間,有時走得太過接近,會產生抗拒。這一刻,全球正在鬧禽流感。這一刻,總共19個朋友距絕跟他呼吸同一口空氣。

黎佩芬 sunday@mingp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