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November 18, 2005

二樓五仔記事簿∕秋20

臨離澳門前,晚上我在邊度有書做了個講座。全場只有三個聽眾:書店老闆娘J、一個詩人和一個學生。J很不好意思對我說:「澳門是這樣的。」我們談論了兩地創作環境的困局,結果我遲了兩班船才回香港。